热门搜索:

也被布铁衣看在眼中他冷笑道看来你们是知道的

时间:2018-12-09 20:50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他已经换了对方三十座铁龙炮,花了足足15000点屠龙币,再换下去就不划算了,必须留一点屠龙币,紧急时刻会有关键的作用,不能全部换掉,而且他还一直惦记着天涯明月刀,不省着点用,怎么行。
 
    现在宁奇只剩下49900点屠龙币,他有询问过能不能换银龙炮,被对方果断拒绝,就没必要再浪费屠龙币换铁龙炮了。
 
    “那好吧,小子,留下个联系方法,以后我们可以互相探讨一下炼器的细节。”蒙都鲁还真的把宁奇当作了一个神奇的炼器师。
 
    “这样,前辈要是找我,就去秦唐帝国屠龙候府。”
 
    宁奇笑道。
 
    “好,我先走一步!”
 
    言罢,蒙都鲁就火急火燎的飞走,一边飞,他一边笑嘻嘻的自语:“嘿嘿嘿,想不到这次出门竟然让我遇见了如此神奇的斗器,只要我摸透它的炼制方法,别说三十座铁龙炮,三十座银龙炮我都赚的回来,那些个老家伙看见它们,一定会大为吃惊吧!哈哈哈哈哈”
 
    没有人是傻子,宁奇打着自己的小九九,蒙都鲁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在宁奇看来,这笔交易他大赚特赚,但是在蒙都鲁看来,他才是真正的赢家!
 
    宁奇一次性把三十座铁龙炮全部炼化。
 
    “以后遇到什么敌人,我率先摆下炮阵,他们进来一个我就轰死一个,岂不爽快。”
 
    宁奇乐滋滋的想着,朝青云宗的方向飞去。
 
    “根据线报,在汉水地界见到那个家伙的踪迹。”
 
    “根据线报,有人看见其出现在东南方!”
 
    剑无血此时带着五名手下,站在一个血杀宗的暗堂里面,听着手下人传上来的一个接一个的消息。
 
    血杀宗在各大帝国,每个城镇都设有暗堂,遍布非常广泛,一个暗堂多则七八人,少则一两人,但这些人,都是获取消息的精英,每接收到一个消息,就会一层层的禀报到血杀宗里面。
 
    除此之外,暗堂的人也身兼杀手之责,他们能出手解决的事情,血杀宗就不会再派人出来。
 
    “剑长老,最后一个消息,有人看见白山宗那里出现了异变,白山宗好像遭了水灾,整个宗门破烂不堪,地面都是黄泥,宗内的人也消失不见,矿脉上的奴隶都被转移到了青云宗但是,白山宗距离汉水河足足有几百里,当日也没下雨,如何会遭到水灾?此事属下也
 
不明白,还请剑长老决断。”
 
    此地暗堂堂主,一名一星斗灵,恭谨的半跪在剑无血的面前,低声道,他的心情很是激动,能见到血杀宗传说中的人物,这么多暗堂堂主,也只有寥寥几人了吧。
 
    “白山宗么?布长老,你去走一趟吧。”
 
    剑无血皱了皱眉,朝其中一名六星斗皇道。
 
    那名斗皇点点头,离开暗堂后就赶到了白山宗。
 
    布铁衣落在白山宗的废墟之中,观察了一番,随后他震惊的自语道:“这水竟然是从天而降,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 
    想到此处,他便朝青云宗飞去,准备问问究竟,那些奴隶是从白山宗离开的,应该会知道这件事。
 
    杨志文和杨静静站在已经重新修缮了一遍的宗门门口,脸上露出一丝欢喜之色,如今,杨志文已经成了青云宗名副其实的宗主,杨静静则升为长老,河啸狮也被赐予长老的职位,专门掌管那群矿工。
 
    这让那些矿工欣喜不已,说明青云宗真的是把他们当人看,绝不是像白山宗那样压榨他们,当他们是猪狗。他们干活则更加卖力,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把青云宗重新修缮一遍,此时的青云宗,很有些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 
    “这一切,都多亏了宁兄,希望以前的师兄弟们能听到这个消息,重新回到青云宗。”
 
    杨志文感叹道。
 
    杨静静脸上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之色:“那些家伙,师尊一死,就把东西抢了四处逃散,回来做什么!”
 
    “妹妹,不能这么想,师兄弟始终是师兄弟。”
 
    杨志文劝慰道。
 
    此时布铁衣正好飞到青云宗山门口,见到杨志文跟杨静静二人后,他直接落了下来,冷冷的道:“你们二人是什么人。”
 
 第二百零七章 轰杀成渣
 
    第二百零七章轰杀成渣
 
    杨志文二人吓了一跳,从天而降?这又是一尊斗王啊?
 
    他连忙恭谨的道:“在下乃是青云宗宗主,见过前辈。”
 
 
    布铁衣冷声道。
 
    杨志文面色微微一变,就是这么微小的变化,也被布铁衣看在眼中,他冷笑道:“看来你们是知道的,快快说来。”
 
    “不好,这个人难道跟白山宗有关系?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 
    杨志文眼中闪过一丝恐惧。
 
    “前辈,白山宗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知,你问错人了。”
 
    杨静静很冷静的道。
 
    “白山宗的奴隶都到了你们青云宗,你跟我说你们不知情?若是再不说,等等你二人的下场,就跟它一样。”
 
    布铁衣冷笑一声,突然一掌朝青云宗的山门拍去,刚刚修缮完毕的牌坊立即被轰的粉碎,溅起漫天的烟尘。
 
    二人被布铁衣这一掌的威势给吓了一跳,也就在此时,青云宗内突然传来一声大笑:“想知道白山宗发生了什么,就进来吧!”
 
    “是宁兄!难道宁兄跟他认识?”杨志文和杨静静心中松了口气,布铁衣给二人的压力非常之大,如果不是宁奇开口,他们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承受的住。
 
    “装神弄鬼!”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