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眼神坚定的道对我们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宁兄你有难

时间:2018-12-09 20:5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布铁衣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,直接朝青云宗内走去,他身为六星斗皇,在这种地方无所畏惧,没有人可以埋伏到他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宁奇已经把三十尊屠龙炮全部摆好,就等着对方进来了,布铁衣刚刚飞来的时候,宁奇就看到了他的属性,既然是血杀宗的,肯定是为了给邱万里报仇而来,宁奇不打算手下留情,就是要让他有去无回。
 
    “嘿嘿,有它们在,血杀宗来多少我轰多少。”
 
    宁奇望着那些屠龙炮,低笑自语。
 
    布铁衣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,眼神第一时间看见了坐在正中央一张梨花木大椅子上的宁奇。
 
    只见宁奇大马金刀,一只脚踩着椅子边缘,一只手很随意的搭在上面,侧着头,望着布铁衣。
 
    嘴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这个模样你是!哈哈哈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!就是你杀了邱万里吧?”
 
    布铁衣只是稍稍一沉思,立即就狂喜的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笑声完毕之后,他看着宁奇点点头:“嗯,巅峰斗灵,能把有百首魔王之称的邱万里给杀了,的确是值得令人宣扬,只可惜,你杀的是我血杀宗的人,这样的名声不仅成就不了你,还会害了你。”
 
    “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一,把那把斗器交出来,我让你速死。二,斗器我自己拿,人我带回宗内受千劫百炼再死,你选吧。”
 
    宁奇笑了笑,道:“你说完了吗?”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布铁衣眉头微微一皱。
 
    “说完了就请看看你身边有什么吧?”
 
    宁奇戏谑的道。
 
    布铁衣下意识的扫了一眼,他的脸色先是一惊,随后瞬间煞白,只见三十尊银龙炮,静静的伫立在墙角,所有龙头,此刻都对准了他。
 
    “九州帝国的铁龙炮?难道你是九州帝国的人?”
 
    布铁衣大惊失色的道。
 
    下一刻,他立即转身就逃,不管这铁龙炮是真是假,他都赌不起,三十尊银龙炮齐射,就算是九星斗皇,都承受不住,何况他只是六星?
 
    “想跑,迟了。”
 
    宁奇心念一动,身上的屠龙斗气瞬间被抽空,注入到三十尊铁龙炮之中,只见龙头散发出短暂的银光,转瞬间就凝聚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色炮弹,齐齐朝布铁衣射去,速度之快,令人应接不暇!
 
    此时,布铁衣正好堪堪飞离青云宗,人还在半空之中。
 
    杨志文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疑惑的看着布铁衣的身影,紧接着,后面射来一群银色的炮弹,轰击在布铁衣身上。
 
    “不!”
 
    布铁衣不甘心的怒吼一声,身体就直接化成了粉末,被风一吹,消散无影,没有丝毫痕迹。
 
    一直到死,他都想不明白,一个简简单单的任务,怎么会让自己一头撞入三十尊屠龙炮埋伏之地?
 
    “叮!恭喜宿主成功击杀六星斗皇,不过由于利用了外力,实际上本身没有对六星斗皇造成任何伤害,经验值降低至30000点。”
 
    “叮!恭喜宿主获得一个对赌礼包,请在24小时内开启!”
 
    “银龙炮进入冷却状态,请24小时后再使用。”
 
    “吗的,竟然还有冷却状态?”
 
    宁奇眉头皱了皱,在这之前,属性上也没有特别写明,只说不能连续使用,没想到冷却要24小时这么久。
 
    这样看来,屠龙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用。
 
    “天啊,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他被宁兄一掌打死了?”
 
    杨志文呆愣在原地,双眼之中尽是不敢置信!
 
    随后杨静静连忙拉着他朝宗内跑去,二人看见宁奇的时候,宁奇已经把屠龙炮都收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宁兄,你竟然杀了一尊斗王?”
 
    杨志文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宁奇。
 
    杨静静则目露崇拜之色,不知想到什么,脸上有些羞红。
 
    斗王?
 
    宁奇微微一笑,为了避免把杨志文的屎尿吓出来,他没把布铁衣的真实修为告诉他,而是道:“此人是血杀宗的杀手,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到了此地,我要先离开这里了,否则会连累到你青云宗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血杀宗!宁兄你怎么会招惹到这种可怕的宗门!”
 
    杨志文脸色瞬间苍白无比,此地再偏僻,他也听过血杀宗的威名,这可是连青岚宗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!
 
    他的青云宗跟人家比起来,给人提鞋都不配,随便一个弟子,分分钟就能把青云宗灭一百遍。
 
    杨静静眼中露出一丝担忧之色,下意识的上前拉住宁奇的胳膊:“宁大哥,我不怕你连累我,这种时候我们要一起面对!”
 
 第二百零八章 离开
 
    第二百零八章离开
 
    杨志文脸上涌起一股血气,眼神坚定的道:“对!我们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!宁兄你有难,我们怎能袖手旁观,我青云宗还有个暗室,你可以躲到里面,这个暗室只有我知道怎么走,相信血杀宗的人不会找到这里的。”
 
    宁奇眼神有些欣慰,拍拍杨静静的手背,安慰二人道:“你们放心吧,我不是要逃,我是要杀到血杀宗的老巢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宁奇身上不可自主的散发出一股令人打冷颤的杀意。
 
    杨志文吓了一跳,结巴道:“宁、宁兄,你原来不是要逃啊?”
 
    “那是当然。”
 
    宁奇的笑容自信无比。
 
    杨静静仰着头看着他的侧脸,杨志文见到这一幕,叹了口气,道:“妹妹,宁兄不适合你。”
 
    “不适合吗?”
 
    杨静静喃喃自语,眼神却渐渐坚定下来,她坚信,只要自己努力,总有一天会追上宁奇的步伐!
 
    “走吧,我们去看看宁兄给我们留下什么,顺便让河啸狮长老把这牌坊修缮一下。”
 
    杨志文道。
 
    紧接着,二人就先去找到河啸狮,让他带着手下人去把牌坊修一修,河啸狮见到牌坊的模样,有些好奇是怎么弄的,但是他没有多嘴,指挥着手下人迅速修缮牌坊,堂堂青云宗,没有牌坊怎么行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